我是端

#白武#故人_2(半架空,时间线推移)

.哇才发现一直没交代清楚
.时间线是猫土大战之后没什么好多说,但是其实是白武白双向没什么明显cp向的
.大概不会很好吃请见谅
.祝食用愉快!

“客官,住几日?”
“啊……还不能定下来,至少要三五日吧。”武崧算了算数目,将银两递上,“之后的,一天天给可好?”
“这当然没事儿。”小二手脚麻利,挑下门钥匙又帮武崧提了行李,武崧提着哨棒示意自己拿着即可。
“哟!客官习武?”
“小打小闹。”
二楼的房间,简单但是干净。东西放好后武崧推开了窗。
大片海棠。
阳光透过素色的枝条斑驳在他身上,楼下的街道一片祥和,叫卖声和孩童的笑闹声穿进双耳,不知怎的,武崧眼角有些要湿的势头。
“到家了啊。”
窗外,某个斜对着他的身影一瞬间的惊愕后有些慌了神,将斗笠向下压了压遮住白色的鬓发,快步离开了集市。
你还是来了。
.
武崧稍作整顿,就下了楼,寻人这方面他不算有经验,总之还是先四周打探下吧,咚锵镇就这么点大,总能有些眉目。
但是首先,有另一个地方要去。
“荣光啊,这水缸里的水是不是有些缺了?”
“啊是啊,弟子这就去——”
大战结束后,各宗门都需要能帮助自己宗门尽快整顿的力量,武崧是第一个走的,嘴上说着没有什么晚上却隔着竹门听到了隐约的呜咽,小青也去了身宗,姑娘家家喜欢的胭脂盒,水粉袋,她却愣是什么都没带走,或许看着往日这些旧物,女孩子更容易牵起思念吧,接着是大飞,最后一夜团圆夜,大飞的饭菜做得尤其慢,隔不了多久,就要抬手擦擦眼睛,“前段时间俺尽忙着斗混沌,太久没给大家好好做顿饭,居然给烟呛着了,……”他却哽了嗓子没再说下去。
最后呢,是白糖。
做宗,不是没递来过信呈。可白糖还是老样子吊儿郎当,当然了,大家都看得出这家伙是一直强撑着,仗都打完了天下一片太平,这时候再流眼泪可是太煞风景了。
只是武崧离开的那夜,这家伙不知怎么在屋顶哭的仿佛失了智,但这孩子犟的很,愣是咬着袖子几乎不发出什么响动。
白糖走的前夜好像和班主婆婆聊了什么,他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就离开了,和小青一样,除了正义铃他什么都没拿走,那日班主婆婆也有些反常,笑颜浅了却又更深,“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回到此刻,荣光提了水桶向玄关走去。
以前总觉得住着憋屈,人都散了后才发觉这房子原来有这么宽敞啊。
可真是太宽敞了,怎么还觉着有些冷呢?
推了门,撞上提手欲叩门的来人。
一时无言。
“……仔细算算,十五是轮到我去挑水了。”他卸了哨棒放在墙角,接过提桶转身,“就不劳烦师兄了吧。”
“……好。”
武崧都走出了三五步,荣光半张的嘴才合上了,嘴角上挑,用着明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对着对方说了,
“欢迎回来。”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