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端

#白武#故人_3(半架空,时间线推移)

是的又是我阿端!
这次更新其实是改了好几次的东西了,结果各种ooc各种奇怪xxxx
还是祝食用愉快吧☆

〖3〗
武崧一步一步走向竹林的深井,风向朝西,将他双鬓的碎发向后挑起,竹筒背在身后,随着脚步一颠一颠,白茫茫的雾气逐渐散去,穿过这条小道,时间仿佛回溯,他仿佛又成了那个稚气未脱的弟子。
盛满的水桶当然也没有以前那么沉重,单手就能轻松提起,回身的时候,白色的雾突然泛了波纹,武崧马上意识到有他人的存在。
朴实的村民大可不必走得那么急且踌躇,气流带动竹叶飘忽,颇为熟悉的场景斑驳了回忆,就连身后隐约的混沌气息都那么相似。
混沌与光明相伴共生,自然不可能完全清除,虽然已经少了很多,但混沌依旧残存在不见光的边界。
武崧屏息,一边握紧哨棒,一边仔细感受着混沌的势力强弱。
有些奇怪,相比以往碰到的,掺杂了不少韵力,这种略显熟悉的气息却转瞬即逝,武崧回过身只看到白雾一片。
……魔化的京剧猫?
不,几率太小了。今非昔比,要聚集起足够魔化一只京剧猫的混沌,几乎不可能。
而且那股韵力,那种仿佛破晓的气息……
“……白糖。”
可那种异动早就完全消失,回应武崧的一片寂静。
打宗的宗主大人放下水桶,直起身的一刻韵文显现,快速积聚的韵力化作小型的飓风冲散身旁的雾气,
“现身吧。”
只是透不到光的阴影里才留着几寸混沌,武崧凝视着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收去韵力,同时那几寸混沌也燃着零星的火花消散。
“错觉……吗。”
他走得足够远了,白糖才不再收敛气息。
又有什么好躲的呢,好不容易尘埃落定,心系之人也找上自己,以故人的身份。
“虽然比起本天才还差点儿,这臭屁精还是一样的强啊……”他拉下兜帽,试着勾起笑容,试着装作和以往一样没心没肺,“这都混成打宗的宗主了。”
可是他却,成了个见不得光的废物。
白糖对着先前武崧劈开的那一方斜阳举起右爪,血管渗透着紫黑的混沌,在暖色的阳光下格外违和。
“有意思,”
他试着聚合韵力,钻心又熟悉的疼痛便顺着双手一路攀上心脏。
“真有意思。”
这是不知道第几次尝试了,就像一直在问一个答案早就明了的问题。
“一只用不了韵力的京剧猫。”
决战那日,他赌上性命冲进那一片深不见底的混沌的时候根本没时间考虑其他有的没的,除去那个褐发的身影在他眼中停留了一瞬,白糖一心只想着这一仗的胜负。
他付出了太多了,星罗班付出了太多了,全猫土的京剧猫都付出了太多了,他必须赢。
所以那一刻带着令一切邪恶无所适从的笑容,白糖耗尽了全部的韵力,甚至一次一次地突破自己的极限,透支生命近乎消灭了敌人。
那一日的天空格外湛蓝明媚,是因为那些残存的混沌趁虚而入侵占了他的身体。
不同于魔化,他的身体因为透支生命而吸收了混沌的力量,他依旧拥有往日的神智,他依旧记得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只是他不再能使用韵力,甚至混沌都令他的身体有一种本能的归属感。
他白糖不傻,这样的英雄,这样的京剧猫,不是猫土想要的。
只是当他偶尔混进猫群,看到蒸蒸日上的各个宗门一派生机的时候,那种多余的落寞还是会渗进内心。
没有什么不对的。
他一直这么告诉自己。
这是最好的结局。

评论(7)

热度(41)